欢迎访问郑州科步小吊车生产厂家网站,小吊车热销车型推荐:1吨吊车、3吨小吊车、5吨吊车等小型吊车。

小吊机价格-小吊车-蜘蛛吊-郑州科步科技有限公司

小吊车购买咨询:0371-6097 2896

语言: 中文 English

行业资讯

马云与刘强东隔空“激辩”:传统企业要不要做(3)

来源: 中国起重机械网

发布时间: 2017-12-12

浏览量:

而且最后讲一个观点,今天人家说BAT太大了,阿里巴巴太大了,大到不可倒,没有一家企业是不可倒。今天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第一大经济体有多少像BAT这样规模的企业,第二大经济体欧美有多少像BAT这样的企业,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有多少像我们这样规模的企业,中国就这么几个而已,中国已经习惯了让国有企业做大,民营企业真正做强做大就被吓坏了,好像只有国有企业才能做这么大,民营企业不应该做这么大。我们这么大的经济体,中国不是需要一个BAT,中国需要几十个BAT,几百个BAT,这才会使得我们国家经济繁荣起来。

亚商集团董事长 陈琦伟:马云现在是大家公认的最有思想力的企业家,刚才马云讲到了事情他是坐在马桶上做事情,王石是爬在山头上做事情,我个人人家坐在马桶上做事情更加符合层次。但是中国的很多问题太缺乏层次了,所以错误也会层出不穷。请教一下马云,你的这么旺盛思想力的源泉是什么,你的常识是从哪里来的,是一个简单的事情是一个复杂事情,如果复杂的话是什么事情,如果是简单的我们都能做。

马云:我都不知道二次元,但是我尊重年轻人,我敬重年轻人。如果说年轻人知道的我都得知道,我要比年轻人提前知道,那我就从上往下了。其实我只知道支持他们去做,但是我想怎么去思考,很多年以前,我刚开始做企业的时候,我也去学日本,后来学美国,后来学韩国,因为我们永远在边上学人家,我们永远在历史上学,我们从来没有对未来去学。中国文化很好,尊老爱幼,但是如果我们改为尊幼爱老,我特欣赏金庸,可是唯一看不懂的是为什么年纪越大武功越高。所以我想明白一个道理,后来我发现欧美思想整个的体系是基督教体系,而基督教《圣经》中体系学习下来发现西方在礼上面极其高,中国在道上面极其好,但是西方的道也好,礼更强。所以道和礼合在一起,达成了无数成规模的数据,而中国是道很强,礼就差,术是偶尔有,偶尔没有,但是中国我在这里面坚持了七八年来,其实我从来没有在美国读过书,我没有在海外留学过,但是我从小对英文感兴趣,我对西方的文化感兴趣,但是我是个中国人,我知道儒士道思想里面写到很多的创新。其实儒家思想,佛家思想,道家思想,加上基督教的结合,然后运用太极的竞争理论,我觉得其乐无穷。如果我今天去学习基督教的时候,西方的管理体系,阿里巴巴再走也走不出西方的模式。所以我的想法在于我坚定相信,因为企业最终的创新,创意,来自于他的信仰体系,来自于对文化的理解,所以这是我的理解。

英仕曼集团(Man Group)中国区主席 李亦非:因为你是个很智慧的人,我们都会考虑死亡,你考虑你离开这个世界以后,阿里巴巴你希望它一直生存下去吗,你对你的财富会怎么样处置?我希望你能够跟我们分享一下。

马云:我肯定是不聪明的,我觉得人类在21世纪要跟机器人比谁聪明,这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可以跟机器人比的是智慧,但是我自己不觉得我是智慧的,智慧实际上是一个道德的担当,智慧是对别人有用,聪明是对自己有用,记住这一点,智慧是帮助别人,我自己并不觉得我到了智慧这样的地步,但是有一样我觉得我想明白一个道理,我们不能控制自己出生在哪户人家,出生在哪里,但是我们能够控制自己怎么死,我们知道自己怎么可以不进监狱,我们必须明白自己,如果不想被老虎咬死就别上山,如果不想被淹死就别到河上去。阿里巴巴最少要活102年,我从前面10年,20年,我从基因,使命,整个体系来保障,所以它未来会怎么样我没办法控制。至于我有没有考虑过我自己的死亡,我考虑的非常清楚,我知道我都会有离开的一天,尤其到我这个年龄我经历了见过的事情,想明白死亡并不可怕,但是死亡以后你说这个公司是否怎么样,这是我现在花最多精力的事情,如何让这个公司我不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它依然能够有一批比我们更厉害的人起来,发现人才,建立文化,建立机制,变得更为重要。所以我今天来讲,如果你希望80岁,90岁,100岁怎么死的时候,你今天就准备了,如果你要找接班人的时候趁你年胜力强的时候再找,不要道七八十岁再找,七八十岁再生儿子就太晚了。

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董事长 汪潮涌:因为阿里巴巴是一个电商,已经做到最高市值2800亿美金,未来中国电商的发支持5千亿美金以上市值的阿里巴巴,今天蚂蚁金服不上市,马云成为世界首富毫无疑问,财富过千亿美金,那么后面还有阿里健康,阿里体育,阿里游戏等等,那么如果是阿里系成立100年,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那时候阿里的市值可能比世界五百强加起来还大。我要问一个问题,企业边界在哪里?做了很多时候,是一个头,就像你最喜欢的阿甘一样,大家都在跑,我累了我不跑,这是不是一个边界。

马云:边界是什么?第一首富我认为,首富有钱,第二是最大的负债者,第三是最大的负责任者。反正我肯定不是中国首富,首富大家知道是谁,我也没想过,我刚创业的时候就跟老婆说,你想不想我成为杭州的首富,下城区的首富,算了算了吧别瞎扯了,你怎么可能当首富呢。我说那你希望我将来很有钱还是受人尊重,当然受人尊重。

但是我认为“首富”的“富”是“负责任”,最重要的边界我认为是“守福”,有福气,有家庭的幸福,有朋友,这是最大的福气,我们没办法做到首富但是一定能作为守福气的人,所以最大的边界是我自己觉得快乐,今天我是不快乐的,今天因为我没想到我可以做那么多的事情。如果你不去做,这事不理想的,你去做了吧,可能更不理想了。但是我觉得今天社会给了我这么多的资源,这么大的市值,这么多的利润,这么多的年轻人,这么多的数据,这么多的技术,假设不能今天努力,为这个社会做点贡献我认为是不对的。所以,我不是因为贪婪,不是因为追求市值,说实在一点2千多亿美金已经造成了这么大的混乱,如果上万亿美金,我马云这点小身板是扛不下去的。什么是边界?无边界。只要对社会有利,对自己有利的,对员工股东未来有利的事情,你又有足够的能力,就可以去做,今后是跨界才能赢。

联和运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树新:我问一个很具体的问题,我问一下阿里跟腾讯的竞争,你们有两个直面竞争第一是社交媒体,第二是支付。关于社交媒体,阿里现在已经拥有新浪微博,你做过雅虎,做过来宝,你是不是还要坚持自己做社交媒体?第二个问题,央视中支付宝在抢红包这件事情,大家都在吐糟支付宝红包的复杂性这是替客户考虑吗?

马云:第一个关于跟微信的竞争,我刚才讲了如果是马化腾说,你会不会跟马云竞争,他说不会那是假话,如果说阿里巴巴会不会,我告诉你我以前没想过,现在我开始想了。以前我是嘴巴上硬,我下手不够狠。商场如战场,在商场上绝对不是消灭对手你就能活了,我已经放弃了“你死我活”了,但是我们必须要防患于未然,我们必须把竞争放在一个地步上,因为我们今天必须参与今天全世界的竞争,而不仅是国内竞争。社交网站和社区是有巨大的差异,腾讯在做的是社交,我们未来发展是社区,社交和社区是有巨大的差异,社交做的是分享,社区做的是共享,如何打造一个更加广泛的社区活动,这是我们希望的。因为互联网很快会成为一个社会,在这个社会里面,如何共建共创,如何持久的创新是我们感兴趣的,无论是来往也好,钉钉也好,今天在这里不会放弃,我们不认为阿里巴巴是电商的大头,超越阿里巴巴只是时间问题,只是理念,组织,人才上面不一样,我不认为微信今天已经是大佬,超越微信不是模仿微信,而是在微信的概念理念上继续对未来探索,这是阿里这家公司必须对未来进行探索的。今天的天猫,淘宝不是我们复制出来的,是对超越了未来的探索才有今天的。

支付问题。大家讲到红包关于敬业福的事情,是不是对客户体验,我告诉大家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阿里的出发点纯粹就是希望大家过一个好年。我知道好与坏用这个来证明,而不在乎一战不兴,更不在乎今天人家说你好,没人说你好特别小心,没人说你坏,我们没人说的那么坏,我们肯定也没有人说的那么好,我们就是这样。

蒋昌建:苹果支付怎么看?

马云:有一个这样的公司进中国这是好事,市场是大的,一家公司做市场做不大,几家公司基础竞争才是正确的。苹果支付宝今天是一个传统银行金融的改良,跟微信支付一样是传统金融的改良,我们的理想是创建一个能够支撑21世纪金融支撑实体经济的发展, 21世纪进入大数据时代,如何保持80%的企业能够发展,如果用低成本技术让数据云计算出来,所以我们的支付体系是想做出一个能够支撑21世纪经济发展的金融体系,而不是纯粹做一个赚钱的金融工具,我对赚钱真没兴趣。

蒋昌建:这句话是真的吗?

马云:是。你看我能花多少钱,这都是淘宝上买的。

蒋昌建:这叫腔调。

春华资本集团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胡祖六:21世纪中国真正要引领未来,更多的行业,更多的BAT,跟清华北大最大的建议是什么?如果碰到习大大,跟他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马云:如果北大、清华、复旦、说用欣赏的眼光看看杭州师范大学的学生,跟杭州师范大学的学生说,用欣赏的眼光看看自己,支撑中国经济不是靠说,而是靠实干,靠真正的去一点一滴的做出来的。阿里巴巴不是说出来的,我是比较会说,但是公司不是我说出来的,是无数的年轻人一点一滴做出来的。

如果碰到习大大,就说一句话,我会说,别太辛苦了。他太辛苦了。

亚洲协会主席 施静书:第一个问题是您之前提到作为一个合格的企业家应该是看长期的企业发展,你提出了20年的时间轴,那么在短期来说的话,你觉得季度性的报表制度是不是应该有所改进?第二个问题,是哲学的,是一直想知道如果你有一个机会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不管是在世还是不在世的,你希望和谁喝茶?

马云:董事长没有10年,20年的思考,董事会没有30年,50年的计划这是错的,一个董事会必须有30年、50年的思考,一个CEO必须有5-10年的思考,一个副总裁必须3年思考,总裁以下,经理必须是下个礼拜思考,一个员工是明天的思考,这是一个体系。

第二,不能因为员工讨厌KPI,取消KPI,每个人的KPI指数不一样,这不是数字的分解是数字背后的东西,设计KPI是门艺术,管理公司是一个科学,这中间是有巨大的差异。

再一个,我想喝茶的人今天如果在中国的话,我挺希望和邓小平喝茶。

蒋昌建:为什么?

马云:他勇于改革,他很有勇气,他的决策,一往直前的动作,都很值得我学习。

蒋昌建:我还是要把我刚才提的最后一个问题提出来。如果再有一个像这些顶级的世界财经媒体把你做封面的话,你希望封面的导语是什么?

马云:第一我不能成为封面,如果真成为时代杂志封面,就跟进入大众电影封面一样,是娱乐。

第二个因为我自己知道我的出身,杭州平凡人家,今天人家把我弄成这个样子,我只是个杭州人,只是时代给我一次机会,让我折腾一下,直到我折腾不动坐下来。我感谢一个时代,感谢大家的信任,当然很多人对我不高兴,我没办法让大家高兴,我认为如果你要想有真正的朋友,必须不要被别人左右。

蒋昌建:不管封面也好,将来墓碑上写什么也好,“我就是一个杭州人”,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刘强东发言实录

要变得简单快乐,首先尽可能短,少说点,就没有压力了。我想今天感觉到现场的气氛相对还是比较沉闷的,很少有掌声,也很少有尖叫、惊呼。

整个媒体都在营造着很不好的气氛,就是经济不好了,日子过难了,其实很多东西都是有人为的夸大。政府也很着急,企业家也很着急,能做成多么简单的事情,就好象京东追求的理念一样“让生活变得简单快乐”,政府如果要想把经济搞活了,其实就是一件事情,严厉打击逃税漏税,大幅降低税率,特别是增值税的税率,大税基宽税率,中国高达17%的增值税税率。导致什么现象?大家知道前段时间媒体报道出来,去年2015年我们国人在境外有1.2万亿的各种消费,全世界46%的食品都被中国人买了。但是根据我们的估算,还有很多是政府统计不到的,如果真实的数字,我们认为至少不会低于2万亿的,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在国外买东西了。

大家说中国30万亿的消费,2万亿也不算什么嘛,但是不要忘了,这2万亿的消费,可以说都是在我们消费市场高附加值、高利润里头,这2万亿消费我可以告诉大家,相当于国内10万亿的消费产生的所有利润,都被外国企业拿走了。企业很核心的一个重要的,就是中国的增值税税率比较高,虽然国家连年降低了关税,甚至很多产品已经不收关税了,但是只要一入关,加上17%的增值税之后,导致这种高客单价的,就是中高端品牌的价格,跟国外的价格差距依然非常明显。

所以我个人认为,如果说政府能够把增值税率定到14%以内,同时严厉打击逃税漏税,像美国一样,逃5000判10年,一下子没有任何人敢逃税漏税了,这样政府的收入不会减少,但是能够让中国的经济,包括我们在座各位企业家的愁闷,都能够得以的幅度的降低,我们的竞争力也会大幅度的增强。

对于我们企业家来讲,我们怎么能做到简单快乐?在现在的经济情况下,大家最好,很多很多,有一半传统企业其实都可以考虑卖掉。把企业卖掉了,所有烦恼都没有了,拿现金是最高兴的时候。2012年我有一个同学,是上初中的同学,他在江苏南部做了一个制衣厂,一做做了一二十年,2012年问我怎么转型,问能不能到京东开店,说转到网上卖服装,我说最好把你的厂房卖掉,他舍不得,说虽然过去一二年总是有起起伏伏,我熬过一两年赚钱的时候还是挺赚钱的,但是一熬三年熬不下去,到现在想卖企业都已经很难了,把过去一二十年辛辛苦苦自己做服装赚的利润都铺出去了,净资产为零了。

所以对很多传统企业来讲,如果你的企业没有带来一种独有的价值,也就是说在你的行业里面并没有创造一个独特的价值,比如说做圆珠笔的,我们去年做了几十亿枝圆珠笔,现在做圆珠笔厂有没有意义呢?大部分的做圆珠笔的工厂都可以卖掉,你如果不在行业的前十名,如果你设备不比别人更优良,你的管理不比别人更好,或者你没有自己独有的设计技术的话,最好的选择就是卖掉,特别是国家提倡供给侧改革的时候,供给侧改革说白了就是减少一下产能,顺势而为,把企业卖掉,是我们今天很多很多的企业可以说最佳的选择。

最后为了不超时我再说一个观点,就是有很多很多传统品牌,最近5—10年,都是不断的朝电子商务转型,在市场上以比现在跟他干了10年的副总裁高出10倍的薪水,好多VP都跟着干了10年了,年薪大概三四十万、四五十万,结果找了搞电商的人,张口就要300万。来了之后告诉老板第一堂课就是,你看刘强东做电商十几年都亏钱,所以如果让我做电商的话,一定要亏钱。结果老板都说不转型等死不行啊,我一定要转型,亏钱也要朝电子商务转,然后让自己的电商部门亏钱网上卖东西,买各种各样的广告,其实发现,今天回过头来看,我发出过警告,我说大多数品牌商还是把时间精力放在品牌上去,做好你的研发设计。销售管道应该交给零售商、交给你的代理商、交给你的经销商做好,自己没必要成立一个什么电商部门,弄一个庞大的团队,这么高的薪水待遇,去网上做营销。

所以今天大家可以好好看看,所有的传统品牌,只要说你的自营电商,并不是说所有在网上卖东西,如果你建立电商部门,你的销售相当部分通过电商部门自己卖出去的话,绝对是一个灾难。

前几天跟朋友聊到我们国内一个很知名的鞋的品牌的公司,过去十几年利润非常非常好,有人给我了一个数字,说去年在整个中国所有鞋的品牌里面电子商务转型的最成功的,1/3,线上做了22个亿,电商部门的,并不是给京东供货的,净利润1千万。老板很高兴,说你看我比刘强东做得好了,我做了22个亿,还净赚了1千万,但是好好看看你的财务报表,你22个亿,如果你供给你的客户,让客户去卖的话,而不是自己做直销的话,你的净利润应该3.8亿才对,因为你剩下的2/3的利润净利超过10%了,本来你可以赚3个多亿转到线上,自己去做营销,其实电商是一个,你需要积累掌握的知识太多,并不是所有的品牌非得建立自己的电商部门,你可以跟电商公司合作,可以跟他配合,并不代表都做直销。全直接做直销成功的可能只有戴尔、安利少数几个品牌。